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萼难
萼难
 第一節:綠萼失身當日楊過和金輪法王一等人闖入絕情穀,恰逢公孫止將要 娶小龍女,公孫止自認武功高強,自不怕這幾人別有用心,是以挽留讓其參加婚 禮,圖個熱鬧,也免了婚禮寒酸。 


哪知中途殺出個楊過,這婚禮鬧的七零八落,公孫止自不肯放小龍女離開, 楊過亦是不肯放棄姑姑,於是雙方各自打了起來,楊過雖不是公孫止對手,但小 龍女卻是回心轉意,雙劍合壁將公孫止逼的狼狽不堪,然而這時楊過卻又因情花 毒發作,兩人落敗。 

但金輪一等卻是各有用心,此時大亂,更是渾水摸魚的機會,公孫止老奸巨 滑,焉不知幾人心思,更兼如今他也丟盡了面子,因此存了打發幾人離開的念頭, 只是想來對方絕不肯輕易離開,故當夜仍是對幾人客氣有加,回去之後卻是暗自 想法將幾人給攆回去。 

公孫止第二日便請了幾人來吃飯,自是說幾位前來是客,自己招待不周,只 是如今穀中有事要處理,不方便外人存留等說辭讓幾人離開,但金輪與楊過有約 在身,還指望著他殺死郭靖,又如何肯輕易離去,因此金輪便以楊過是朋友,不 能拋下不管,希望公孫穀主原諒他年少無知,將他給放了,幾人同來同去,以後 絕不肯再打擾. 

楊過因小龍女之故又如何肯離開,自而放了他卻絕不可能之事。 

公孫止知道幾人和楊過只是利益關系,便許之重寶讓幾人不要插手此事,但 金輪胸懷大誌,自不肯因幾件寶物就不顧楊過生死。 

公孫止眼看打不動金輪法王,不得已才使出最後一計,卻是對金輪說道,楊 過昨天晚上已經被他秘密處死,幾人聽了大吃一驚,心道此人當真是狠辣,下手 如此果斷,只有金輪不肯相信,堅持要拜祭楊過屍體,公孫止心機深沈,自是早 有應付,他將穀中一秘藥給楊過吃下,造成他假死之象,又另一弟子易容成楊過 之像,以示金輪自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楊過早就失去用處,這一真一假,一死 一活,卻也真個將金輪給騙了過去,眼見楊過已死,金輪雖然貪圖穀中諸寶,卻 也懼於公孫止功夫,這才不甘心離開. 

卻說公孫止為何要留下楊過性命,卻是為了小龍女和公孫綠萼之故。 

眼看打發了幾人,公孫止這才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公孫綠萼被楊過調戲一番,心中情要深種,又見識了爹爹無恥面目,自是知 道爹爹絕不肯放了楊過性命的,故而襲擊穀中弟子,將楊過放了出來,她心中情 要深種,又要為楊過盜丹解毒,卻不幸被公孫止抓了個當場,公孫止誤會公孫綠 萼拿了絕情丹,逼她交出來,但公孫綠萼根本沒拿,兩人相持不下,公孫綠萼情 急擔心楊過,想到老頑童脫衣以示清白,她何不有樣學樣,也脫了衣服證明自己 清白就是。 

然而她呆在穀中太久,卻是不識男女不同,老頑童脫光自然沒人有興趣,但 她一個嬌媚萬分的女子脫下衣服,對男人是何等誘惑,雖然公孫止是她父親,但 終究是個男人,還是個禁欲多年的男人,近日更是被小龍女勾的心事浮躁,欲念 蠢蠢欲動,他素來薄情寡義,之前一直因為綠萼像她娘的原因才對她有所厭惡, 但當初他還不是貪圖她美貌,今日見綠萼渾身潔白如玉,不由想起當年裘千尺在 他身下婉轉求歡的日子,心中欲火不由燒了起來,公孫綠萼還不知自己犯下大錯, 依然穿著小衣呆在公孫止面前。 

看著女兒豐腴的身體,公孫止自是不舍,又喝令綠萼接著脫,綠萼貼身只有 這麼一件衣服,再脫下去已是徹底暴露了,不由哭求到,「爹爹,女兒如此還不 夠證明清白嗎?」 

「女人身上能藏東西的地方多了,你不脫光,我怎知你沒藏在身上」,其實 只是他貪圖綠萼美色找的借口罷了,綠萼雖然心中羞怯,但為了愛人也故不得那 麼多了,伸手將自己小衣褪下,只是她心中放不開,又希望爹爹能適當叫停,故 而這動作卻是慢悠悠的,卻不知她若爽快的脫了,倒也沒什麼,只是這般慢動作, 卻是最能勾人。 

小衣從她身肩上一寸寸的滑落,露出她潔白的雙肩,盈盈可握的俏乳被她用 玉臂遮住,只露出幾點春色,往下另一只手掩著密密花叢,幾根毛發偷偷的溜了 出來,她纖腰豐臀,雙腿修長,瑩瑩玉足雖沒露出來,卻也知道是極美的。 

公孫止被綠萼美色驚呆了,他二人素少親近,卻不知女兒早已如此天香國色。 

眼看女兒含羞帶怯,楚楚可憐,心中欲火大盛,只想當場把她壓在身下。 

公孫綠萼雖然未經人事,看到爹爹如此看著自己,不由更羞。 

「爹爹,這樣可以了嗎?」 

公孫止尚未嘗到女兒味道,又如何肯放了她,「待我檢查一番,自然就知道 你有沒有藏絕情丹了」,「你用手遮著身子,爹爹怎麼知道你沒把丹藥夾在中間, 萼兒,你切把手臂放開」,「爹爹,女兒是您女兒,禮儀倫常,女兒怎能如此, 求爹爹過女兒吧」,「今日之事,為父豈會向別人提起,你讓我檢查一下,為父 自然是相信你的」,公孫止見女兒還是放不開,但走到她向前,拉開她手臂,只 是不經意間碰到她雙乳,滑嫩不已,公孫綠萼第一次被人碰到自己雙乳,卻是羞 意難當,垂下頭去,卻又有一番刺激在心頭. 

公孫止拉開遮住雙乳的手臂,卻又來拉遮她下身的手來,綠萼極其害羞,自 是不肯放開,公孫止握住她的手,卻也不用力,只是任由她反抗,兩人來回掙紮, 自是少不了摩擦,綠萼覺得自己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身子更是軟軟的想要倒下 去,只是她又如何能倒下。 

綠萼首次經曆此事,不覺有些沈迷,竟是任由公孫止的手來回揉動,公孫止 更是感覺到女兒下身流出的淫水來。 

不過她終究受過禮儀教化,雖一時不查,卻也是懸崖勒馬,知道繼續下去只 是自己丟臉而已。 

「爹爹,女兒如今已經證明自己清白,可否讓女兒穿回衣服」,公孫止戀戀 不舍的放開公孫綠萼,但觀其面色緋紅,呼吸急促,自是知道她已經有點動情了。 

「萼兒身上雖沒丹藥,但尚有一雙鞋沒有檢查」,說完蹲下托起她一只腳, 綠萼一時沒有防備,身子差點傾倒,慌亂中抓住公孫止的頭把身上給貼了上來, 她胯下正對著公孫止的嘴,綠萼嚶嚀一聲,卻是差點沒軟倒,急忙站好。 

公孫止親了綠萼下身,卻也是不在乎。 

公孫止脫下綠萼的鞋子,握住她晶瑩小巧的玉足,足部本也敏感,綠萼被公 孫止把玩玉足,只覺得自己就要站不住了。 

「爹爹,您放了女兒吧?女兒真的沒拿藥」,被公孫止邊番玩弄,公孫綠萼 早就失去了當初脫衣以證清白的勇氣,只是到了這個時候,公孫止又如何肯罷手, 「萼兒,爹多年沒和你親近,沒想到你已經是這麼大了」,「爹爹讓女兒穿上衣 服,若是讓人知道了,女兒以後怎麼見人」,「萼兒身上還有雙洞尚未檢查」 

,「爹爹,不可以啊」,事到如今,公孫綠萼如何能猜不出事情已經失控, 自己父親居然想要玷汙自己。 

「萼兒,爹爹喜歡你,你就從了爹嗎,以後爹爹肯定對你好」,公孫綠萼縮 著身子,躲開公孫止,但她本身不會武功,又如何及得上公孫止,轉眼間公孫綠 萼便被公孫止抱入懷中,雙手對她玉乳上下其手,公孫綠萼不過一小女子,雖然 拼命反抗,卻也擋不住自己逐漸失陷。 

這時一道人影突然襲了過來,卻是楊過久不見公孫綠萼回來,自己尋了過來, 他在旁邊偷看良久,眼見公孫止竟然想要淩辱公孫綠萼,這才不得已出手偷襲, 只是公孫止又豈是易與之輩,楊過在門外偷窺之時,只不過呼吸稍重,便已被其 察覺,這番對女兒出手,一方面故而是欲望使然,卻也是想引楊過上當。 

楊過出招求得一擊必中,卻也把招式使老了,公孫止只是一個轉身,便將他 點暈了。 

楊過委頓在地,公孫綠萼眼見情郎受傷,顧不得身子光著,連忙上去查看, 「我就知道你這丫頭吃裏爬外,今日我殺了這人,看你還敢向著外人」,「爹爹 不要」,公孫綠萼張開雙手,將楊過護在身後,「求爹爹放過楊大哥吧」,「這 小子讓我丟盡了臉,又對我一直心懷仇恨,我如何能放他」,說完興起掌就要向 楊過打去,綠萼撲身掩在楊過身上,公孫止一驚,手迅速偏開. 

「爹爹,只要你肯放過楊大哥,女兒什麼事都答應您,您不是想要女兒嗎? 

只要您不殺楊大哥,女兒願意給你」,「萼兒,你說的可是真的,只要爹不 殺這小子,你什麼都肯答應我」,「希望爹爹承諾」,公孫綠萼為了救楊過,竟 是主動拉起公孫止的手放在自己胸部,只是她心中悲憤,雙眼不自覺的落下淚來。 

公孫止眼見女兒已是毫無退路,自願獻上身來,自然是對她上下其手,玉乳 豐臂皆入其手,公孫綠萼初嘗滋味,自是抵不住公孫止這淫魔來,很快便被他挑 逗的興奮起來,雙眼迷離,身子發軟,口中不自覺的輕吟,身子更是迎合著公孫 止。 

公孫止在女兒身上大逞手腳,自是興奮,他觀公孫綠萼已是情迷不已,當即 抱起她走向裏間,這同房雖是煉丹,卻也有休息之處,公孫止將公孫綠萼放在床 上,自己脫下全身衣物,壓著公孫綠萼,早就勃起的肉棒抵在公孫綠萼小穴之上, 「萼兒,為父要進來了」,公孫止咬在公孫綠萼的耳垂,在她耳旁輕說著,公孫 綠萼迷迷糊糊的還沒清楚過來,下身便傳來一陣刺痛,公孫綠萼明白,自己守了 18年的身子就這麼沒了,而且還是被強迫之下,心裏委屈,又落下淚來,公孫 止只當她疼的。 

等公孫棣萼適應了痛楚,公孫止便在她身上抽動起來,雖說心裏百般不願, 卻也擋不住身體本能反應,公孫綠萼還是不自覺的挺著身子。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終於停了下來,沈沈睡去。 

第二節:困獸之鬥公孫綠萼被公孫止奸淫,心中真是萬念俱灰,心想自己不 潔之身,再也無顏去見楊大哥了,只是想到這裏,如今他落到爹爹手中,不知是 什麼下場,於是便強忍著痛楚去了囚室。 

楊過果然被困於此處,「公孫姑娘,你沒事吧」,楊過一見公孫綠萼,便急 急問道,看到情郎關心自己,公孫綠萼心中一暖,便覺得自己所受的都值了,只 是想到自己如今不潔之身,心中又不免悲傷起來,不過她卻是沒露出一點情緒. 

「昨天我爹把你引了出來,便沒再對我怎麼樣了。」 

「那就好,我真擔心那狗賊……」 

公孫止無論如何都是公孫綠萼的父親,楊過在公孫綠萼面前終是沒罵出來, 「楊大哥,你在這裏稍等幾日,我一定將絕情丹給你拿來,只是苦了楊大哥你了」, 「公孫姑娘,你父親他無情無義,你千萬不要再做激怒他的事了,楊過賤民一條, 死又有何惜,我只是擔心我姑姑」,「楊大哥,你放心好了,我爹爹她對龍姑娘 很是喜歡,並沒對她做什麼非禮的事」,公孫綠萼又說道:「楊大哥,你可有什 麼方法脫困,我爹爹恐怕再也不會相信我了,穀中弟子又都怕他,下次我可能就 進不來了」。 

「你父親的金刀黑劍厲害非常,我自己絕對打不過他的,但我和姑姑又中了 情花毒,使不出雙劍合壁來」,「難道就沒什麼法子了,我爹爹短時間內不會逼 她,可……況且你們又中了情花毒,36日一到,必死無疑」,「也不是沒有法 子,我跟金輪法王有約,你只要找他,他必不會棄我不管」,公孫綠萼搖搖頭, 「楊大哥,金輪法王已經離開了」,「楊大哥,要不我放了你,你先帶龍姑娘離 開,等我拿了絕情丹再去找你們。」 

「這條鐵鏈是你爹新換的,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楊大哥,我一定會想 辦法救你的,只是我出來時間不短了,再不回去爹爹就要疑心了」,「公孫姑娘, 你切莫小心」。 

公孫綠萼早已心存死誌,便是用了性命也要救人出來,心想,既然楊大哥沒 辦法,不如去問問龍姑娘,她看起來沒什麼心機,但也是個聰慧的人物。 

「龍姐姐?」 

「公孫姑娘有什麼事嗎?」 

小龍女見她小心翼翼的,不由問道,「龍姐姐,我跟你說點楊大哥的事」, 「過兒怎麼了,是不是你爹要殺他?」,小龍女一聽是楊過的事,不由急了起來, 「龍姐姐,你放心好了,楊大哥沒事,只是被爹囚了起來,」 

「那就好」,小龍女淡淡的說,「龍姐姐,你不關心楊大哥嗎?怎麼一點都 不在乎樣子」,「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爹爹的,如果他放了我們,我自然會感激 他,如果他殺了過兒,我也會自殺」,「龍姐姐,我想救你們出去,你能不能幫 幫我?」,「公孫姑娘有什麼法子?」 

「我去偷我爹的鑰匙和絕情丹,只是我爹對兩樣東西看的很緊,我怕沒什麼 時間,近日爹爹對我看管頗嚴,我想請龍姑娘幫我纏著我爹,這樣我就有時間去 找鑰匙了,只是……」 

「只是什麼?」 

看公孫綠萼猶豫的樣子,小龍女自然問了出來,「天底下只有一顆絕情丹, 先前被老頑童偷了去,他塞給了楊大哥,可是楊大哥被擒,那絕情丹又被爹拿走 了,縱然我能拿到絕情丹,也無法同時救你們二人」,小龍女心想,只要過兒能 快快樂樂的,我死了又有什麼關系,這位公孫姑娘對過兒喜歡的很,如果她肯陪 過兒,想來過兒也會很快樂,於是對公孫綠萼說道,「公孫姑娘,過兒一生很苦, 拜托你好好照顧他」,「龍姑娘,你這是說什麼?楊大哥喜歡的是你,能照顧他 的也只有你」,「我若和過兒只能活一個,我自然是讓他活的,以後我不在他身 邊,就靠你了,過兒性子倔強,你要多遷就他」。 

「楊大哥又怎會舍你而娶他人」,不過雖然如此,她卻沒這樣說,到時候救 了楊過出來,她自然就不會堅持了。 

「龍姑娘,我一定會救你們出去的。」 

公孫綠萼用小龍女拖住公孫止,經常去丹房找藥,卻是沒什麼發現,而公孫 止剛得到公孫綠萼,對其自是偏愛有加,有事沒事總要占占便宜,而公孫綠萼把 惱了他,只有咬牙受了。 

卻說一日公孫綠萼侍候公孫止更衣時,看到他身上一串鑰匙,一個瓶子,雖 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想來能讓他貼身收藏的必不多的。 

於是公孫綠萼便主動的勾引公孫止,希望有機會能拿到鑰匙,這麼三番五次 下來,穀裏便有了謠言,說公孫綠萼不守禮儀,勾引穀主,只是這等話卻只在下 人中間流傳。 

公孫止日日不滿偷偷摸摸,偶爾便拉了公孫綠萼到外面去,他武功高強,自 是什麼人都躲的開,只是可憐公孫綠萼經常被他弄的衣衫淩亂,被下人看到了, 自然以為她不守規矩。 

這等風言風語傳到公孫綠萼耳中,自是讓公孫綠萼委屈的要死,可也是沒辦 法。 

第三節:龍隕鳳落那謠言有天終是刮到了公孫止耳中,公孫止自是不像公孫 綠萼一般忍氣吞聲,直接找了幾個亂嚼舌根的殺了示人,雖沒完全止了,卻沒不 像開始一般了。 

公孫綠萼雖然知曉個中緣由,卻對父親這般仍有感激,她本就至善至孝,處 處別人著想,現在居然想,若能讓父親迷途知返,自己舍了這身清白倒也是值了。 

公孫止近來得到公孫綠萼,一身心思多半花在她身上,況父女人倫更是刺激, 對小龍女倒沒什麼騷擾的,只是這時間一長,玩夠了公孫綠的身子,卻又想起了 小龍女來,如能讓那冰雪美人胯下呻吟,不知何等銷魂快活。 

這日公孫綠萼又來找小龍女,說起自己難處,父親不肯和自己同床而睡,小 龍女雖然不黯世事,但自己師徒關系尚且被世人恥笑,楊過因此身敗名裂,更何 況她跟公孫止父女關系,對公孫綠萼更加憐惜起來。 

「公孫姑娘,如果有什麼我能幫的上的,你盡管說好了」,「龍姐姐,我本 不應這樣說的,但現在離毒發之期越來越近,實在沒其它法了,我爹爹他對你一 直念念不忘,近日歡好皆是把我當成了你來戲弄,如今也只有你能拿到鑰匙了」 

,「讓我和公孫穀主如此,我寧願死了」,「龍姐姐冰清玉潔,綠萼又怎麼 讓你做如此之事,你只假裝和爹爹成親,洞房之事自由我假扮你來完成」,「你 爹爹又怎會認不出你我二人區別」,「穀中有瓶迷藥,叫情毒,喝下之後能讓人 產生幻覺,爹爹心中想的全是你,當日看到我自然也會當成你。」 

二人依計而行,小龍女以楊過自由為要挾,讓公孫止先交出半顆絕情丹給楊 過服了。 

卻說洞房花燭之夜,綠萼扮作小龍女的樣子,公孫止色急,喝過了交杯酒便 對公孫綠萼動起手來,公孫綠萼也不是第一次一般,對公孫止路數極為熟悉,配 合的自然是極好的,男退女進,應付自如,只是公孫止嘴中左一個柳妹,又一個 柳妹,讓其頗為不舒服,她和公孫止結合時公孫止自然少不了誇她如今這話倒全 用在小龍女身上了。 

二人翻雲覆雨,幾個時辰方才停止。 

公孫綠萼拿了東西出來,交給小龍女,讓她去囚室救人,小龍女勸她一起離 開,公孫綠萼只盼她二人幸福,又怎肯隨其而去。 

只是勸了小龍女離開. 

待小龍女救了楊過出來,二人皆是有情有義之人,自是來救公孫綠萼,卻沒 想到來時裏面盡是淫聲浪語,原來公孫止淫性又發,抱著她又要來。 

二人馮入房中,兩人正抱在一起,,下身連在一起,公孫綠萼被情郎看到如 此模樣,啊的一聲便暈了過去,公孫止看清二人模樣,再看懷中女子,哪裏還搞 不清真相,臉上陰沈的要死。 

楊龍二人聯手向公孫止攻去,只是公孫止卑鄙無恥,卻是拿著公孫綠萼當盾 牌,三人劍來掌往,只是二人下身相連,這般撞擊,卻又醒了過來。 

當真是羞愧。 

卻說楊龍二人將公孫止攻的迫手不及,但他以公孫綠萼為武器,三人卻又是 相持不下,正當此時,楊龍二人卻是同時手中一頓,連劍都持不住了,原來公孫 止早就起了殺楊過之心,但二女卻全是以楊過為由要挾與他,故而他在絕情丹上 抹了劇毒,只要一運功,但會毒發,便他卻沒想到,連小龍女也服了絕情丹,這 毒性甚烈,須臾之間二人便亡命當場。 

次日,公孫綠萼跪在楊過小龍女墳前,心裏想著,你二人如今同穴而居,卻 也是自此不相離了,只是我一生善良,從未做過惡事,卻怎會落個如此下場,不 但和爹爹亂倫,更是懷上他的骨肉。 

原來公孫綠萼發現自己月經遲遲不來,便知曉自己是懷了,腹中嬰兒雖是不 倫所生,但終是自己骨肉,又怎能輕易相害。 

爹爹雖然無恥,但自己不違逆他,他對自己也是極好的,自己縱逃了穀出去, 外面人心險惡,又怎比得上穀中。 

公孫止見小龍女隕命,自己和女兒的事也隱瞞不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 接娶發公孫綠萼,絕情穀與世隔絕,也沒人敢對自己說三道四。 

《完》